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章 此初夏非彼初夏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破旧的农家小院内,一名十六七岁、身着藏蓝色旧衣服的妍丽女孩儿,纤细的小手里握了一把大刀,费力的切着**的麻饼儿(黄豆炸油后的渣子压成的厚十厘米左右的圆形饼),刀子从麻饼上划下时,晃晃悠悠颤颤巍巍的,让人看着就心惊。

    几只芦花鸡扭着屁股脑袋一伸一缩的绕在女孩儿身旁打圈圈儿,偶有哪只偷啄到一口,便迅速跑远吞食掉,再返回来……

    堂屋的大锅前,一名三十岁左右、身材干瘦的女人,阴沉着脸瞄一眼女孩儿的小身影,狠狠的把炊帚掼在锅台上,取过破旧的水舀子往外舀刷锅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,用力过度,原本有些松动的螺丝来了个自由落体运动,舀子头和舀子把便分了家,澎起的水花溅了女人一脸一手。

    女人皱着眉头用长把笊篱捞出舀子头扔一边儿,扑打扑打前襟和袖口上的水渍,取了锅旁的葫芦瓢“呱呱呱……”的将刷锅水舀到了灶前一个脏旧的皮桶里。

    扭头扫一眼东屋里拿个老虎头哄孩子的男人,翻个白眼儿,女人提起半桶脏水“哗啦!……”泼向了院子中央。

    原本围着女孩儿的芦花鸡便欢快的跑过来,尖尖的嘴巴在地上来回捣着……

    “滚!能吃不能干的肮脏货!滚一边儿去!……”女人责骂着,弯腰抓了一把沙土扬向鸡群。

    对于女人扬过来的沙土,喝的欢实的芦花鸡们采取了无视政策,这使得女人的火气更旺了起来,伸手抓起墙角的大石头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棱棱……”

    院子里立时乱成一团儿,切麻饼的女孩儿对这一切似乎是充耳不闻,面无表情的对着手上的麻饼继续奋斗……

    男人抱着孩子从东屋窜出来:“嘚嘚什么?鸡喝点儿水也能引来你一顿吆天喝地,我看你整天就是放着轻省的日子不爱过,非得整出点事儿来才舒心!”

    女人顺手把水瓢砸向男人:“轻省的日子?嫁汉嫁汉穿衣吃饭,可我嫁给你不但吃不好穿不好,连个象样的窝也没有,你他xx的还是男人吗?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急速扭身,水瓢结结实实的砸在后背上,几滴水珠溅落在孩子小脸儿上,小家伙嘴巴一瘪,惊天动地的嚎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心疼孩子,皱眉看向女人,一脸的怒容。

    女人不依不饶的将脑袋伸向男人:“眼瞪那么大干什么?有本事你打我,是男人,你就打死我,打呀打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了?这又是怎么了?……”一名五十岁左右,着蓝色上衣,黑色裤子的女人适时的从院外进来,三两步窜到男人面前,连抢带夺的接过孩子,“瞧把栓儿给吓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要给我作主,呜……”女人呼天抢地的嚎哭声,以绝对优势压过了与襁褓中小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初东,你是男人,让着美清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娘,我怎么没让着她?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儿放下手里的钝刀,揉揉酸疼的手腕儿和瘪麻的指尖儿,无奈的轻叹一声,半年多了,类似这样的闹腾,几乎每天都在上演,她非但没适应过来,反而越来越烦燥。

    她林初夏到底作了什么孽,上天要这样惩罚她!!!!!是的,她是林初夏,可她又不是林初夏……

    “初夏,背上怎么湿了这么大片?是不是你大嫂给泼的?”

    柔和的询问,使得林初夏心中的烦燥减轻了不少,她仰起脑袋,看着一脸担心,站在她面前的中年女子:“娘,没事儿,就是溅上了一点儿,对了,娘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娘和你爹分了一个组,剩下的一点儿活你爹自己就能干完……”初夏娘赵玉兰伸手摸摸女孩子的脑袋,“总算是不热了,唉,你这身子……”叹一声,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女儿原本就身子骨就不好,大病了一场后,就更虚弱了,可是,家里实在拿不出给女儿补身子的好东西……,初夏娘的心就揪揪的疼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,我多活动活动,就好了。”初夏赶紧站起来,抓住赵玉兰的胳膊晃晃,“娘别为我犯愁了。”

    赵玉兰的眼眶子微微的泛了红,自打那次重病后,女儿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,为这个,她夜里没少流泪,总算,总算有盼头了……

    临近傍晚,初夏爹林宝河扛着铁锨镐头回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