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七八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们从其中一条“藏骨沟”进入“龙顶”冰川,最后从地底爬出来,竟然是身在另外一条“藏骨沟”之中,不过这里地热资源丰富,植被茂密的程度,在喀拉米尔山区也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此时繁星粹灿,峡谷中的地形也是凹凸起伏,林密处松柏满坡,遮遍了星光,夜空下,山野间的空气格外凉爽清新,一呼一吸之际,清凉之气就沁透了心肺之间,我长长的做了两次深呼吸,这才体会到一些劫后余生的感觉,其余的几个人,也都精神大振,先前那种等候死亡降临的煎熬焦躁,均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谷顶上空飘过一股阴云,与上升的气流合在一处,眨眼的功夫就降下一场大雨,这昆仑山区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,上顶上下雪,山下也许就下雨,而半山腰可能同时下冰雹,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抱怨天公不作美,就已经被雨水浇得全身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我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看看左右的地形,这山谷空灵幽深,多年来为人迹所不至,谷中那些古老的遗迹多半已不复存在,但一些由更早时期火山带活跃时形成的石叠、石隙,都在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剥剢之后,依然如故,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便有个洞口,山洞斜嵌入峭壁,其形势上凸下凹,旁边有几株古树,清泉一泓,那里以崖壁为屏,古木做栏,风雨难侵,雨水自万仞危岩凌空泻下,在洞前形成了一片流苏清舞的濛濛水帘,正是个避雨过夜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我招呼大伙赶紧先躲到洞里避避雨,由于这种山洞里很可能有野兽,所以胖子拎着运动步枪,先奔过去探路,明叔和阿香也都用手遮着头顶,在后边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发现Shirley杨却并不着急,任凭雨水落在身上,仍然走得不紧不慢,似乎是很享受这种感觉,便问她慢慢悠悠地想干什么?不怕被雨淋湿了吗?

    Shirley杨说在地观音挖的土洞中钻了大半天,全身都是脏兮兮的泥土,只可惜现在没有镜子,要不然让大家自己照照自己的样子,多半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,干脆就让雨水冲一下,等会儿到了洞中立刻升堆火烘干,也不用担心生病。

    我根本没想到这些,听她这么一说,才想起来我们这五个从地底爬出来的人,全身上下脏得真没人样了,的确象是一群出土文物,但这里虽然气候偏暖,山里的雨淋久了却也容易落下病来,所以我还是让她赶快到山洞里去避雨,别因为死里逃生就得意忘形,图个一时干净,万一回头乐极生悲让雨水淋病了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我带着Shirley杨跟在其余三人之后,进到洞中,一进去便先闻到一股微弱的硫磺气息,洞内有若干处白色石坑,看来这里以前曾喷过地热,涌出过几处温泉,现在已经干涸了,虽然气味稍微有点让人不舒服,但也就不用担心有野兽出没了。

    山谷中有得是枯枝败叶,我和胖子到洞口没落下雨水的地方,胡乱捡了一大堆抱回来,堆在洞中地上升起一堆篝火,把吃剩下的大只地观音取出来翻烤,地观音的肉象是肥大地鼠一般,有肥有瘦五花三层,极为适合烤来食用,烤了没多大功夫,就已经色泽金黄,吱吱的往下淌油,没有任何佐料之类的调味品,所以吃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土腥气,可习惯了之后却反而觉得越嚼越香。

    火焰越烧越旺,烤得人全身暖洋洋的,紧绷的精神这一放松下来,数天积累下来的疲劳伤痛,就全部涌了出来,从里到外都感到疲惫不堪,我啃了半个地观音的后腿,嘴里的肉没嚼完就差点睡着了,打了个哈欠,正要躺下眯上一觉,Shirley杨却又和我说起去美国的事情来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