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浣洗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大殿内,寒气流窜而过,红色的纱曼掀起,荡起满殿的妖娆。

    几个人默然无语的望着主子,等着主子的吩咐,青瑶前思后想了一番,眼瞳阴侧侧的,银牙轻咬:“从现在开始,盯住西门新月,凡是她走过的地方,都要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藏人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莫愁和沈钰领命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皇宫蕴藏着暴风雨的前的宁静,可是那宁静透着不寻常的压抑,似乎有什么正在发酵。

    自从小公主怒打众妃之后,后宫之中的女人安份守已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皇上依旧宠幸梅妃,相应的也宠幸过了别的妃子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些心惊胆颤,不过接下来小公主并没有再出来惹麻烦,整日待在凤鸾宫中,似乎被皇后禁足了,难道皇后真的如此大度?

    就连皇帝都觉得诧异,他这样做,一来是美色当前,是男人总会雄心万丈,二来,是想激怒皇后,因为皇上一直陪着她南征北战,两个人应该很恩爱,但是现在他一连宠幸了几个妃子,那女人也不惊不动的,这使得他心头笼罩着不安,似乎有点不正常。

    皇帝眉头一皱计上心头,朝殿外轻唤一声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奔进来,恭敬的垂首:“小的见过皇上?”

    “去长乐宫宣旨,着钦天监选黄道吉日,公主下嫁永宁候之子阮子默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遵旨。”小太监立刻领命前往长乐宫宣旨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高座上,男子的脸流光溢彩,忽明忽暗,眼瞳隐在一片灼光之中,眸底一片算计。

    星竹公主一听这旨意,早气哭了,她都和皇兄说过不嫁了,没想到他依然一意孤行,执意要让自己嫁给阮子默,等到小太监走了,蓝衣早把侍卫统领花离歌叫了过来,自己领着宫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高大俊逸的花离歌,一身妖娆的红衣,映衬得他黑发如墨,眉眼如画,此刻那眼瞳中注满了深情,浓得好似满天的云彩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花离歌叹气,伸出修长的大手轻触她柔顺的墨发,他从来没想过有一日她真的会注意到他的真情,从她还是很小的小女孩时,站在高大的柳树下,他的心便动了,一直守候着她多少年,终于使得她正视了他的感情,可是到头来,他们的身份还是阻隔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离歌,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星竹投进他的怀里,紧搂着他的腰,眼泪轻轻的流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要嫁给别人,那个自命不凡的阮子默,她只想嫁给离歌,这几年,是他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照顾着她,疼惜着她,她想一直拥有着这样的呵护,可是现在皇兄竟然让她嫁给别人,她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找皇后吗?”

    花离歌抱着她,她的身子娇小,正贴合着他高大的身子,两个人柔情相拥,就像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    星竹仰起脸,眼瞳中一片赤红,咬着唇,轻声的低喃:“皇嫂最近也不好受,你看,皇兄纳了妃,又宠幸了那些女人,她心里不好受,我不想麻烦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花离歌沉着的开口,满脸的执着,为了她,他愿意做个不忠不全的人,两个人从此浪迹天涯,游走江湖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星竹点头,当初皇嫂也这样建议了的,既然皇兄执意让她嫁给阮子默,那么她就走,星竹一做了决定,立刻朝外面叫了起来:“蓝衣,蓝衣?”

    蓝衣从殿门奔进来,恭敬的望着大殿上的两个人,只见公主的眼瞳一片红,显然是哭过了,花侍卫的脸上一片冷沉,两个人似乎决定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?”

    “立刻收拾东西,我们离开这里,既然皇兄执意如此,我又何必顾念兄妹亲情的留下来,反正我是不会嫁给阮子默的,你快点帮助我收拾两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蓝衣身为星竹公主的婢女,知道公主很喜欢花侍卫,而且花侍卫真的很爱公主,对她疼护有加,她希望公主能幸福。

    蓝衣奔进内殿,动作迅速的收拾了几件衣服,并没有带多余的东西,三个人一起,从窗户跃了出去,外面就是假山堆彻的小花园,三个人刚一落地,便从假山后面涌出一大批的侍卫来,一众人齐齐的用宝剑指着花离歌,花离歌脸色大变,伸出手拉着星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,沉着的抱拳:“兄弟们,平日我们相处得不薄,今日是否可以放花某一条生路?”

    他的话落,那些侍卫面面相觑,脸上露出为难,这时候众人自动分开,从侍卫后面走出一个高大明黄的身影来,俊逸的脸上罩着薄怒,冷沉的眼瞳闪过寒凌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大胆花离歌,竟然引诱公主和你私奔,来人,拿下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皇上竟然亲自过来了,星竹噌的奔上前,伸手挡在花离歌的面前,眼瞳是一片清明,小脸蛋上布着执着,冰冷的盯着皇兄。

    “皇兄,我不想嫁给阮子默,你让我们走,至少这样,我的心中还是感念你的,你别让我恨你。”

    俊美如珠玉似的面容上一闪而过的狠厉,阴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知羞耻的东西,给皇室脸上抹黑,竟然还有脸说得如此理直气壮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把公主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皇上的话音一落,立刻有侍卫奔了过来,花离歌怕伤到公主,立刻放弃了挣扎,最后被侍卫带了下去,而公主也被人请回了长乐宫。

    长乐宫中,公主哭得伤心欲绝,蓝衣心急如焚,却没有办法可想,长乐宫的外面,皇上派了很多内侍守着,不准别人靠近,也不准她和公主离开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现在花侍卫被带走了,不知道皇上会如何惩罚他呢,若是他?

    蓝衣不敢往下想,脑门一皱,立刻想到皇后娘娘来,娘娘一向很疼公主,这会子一定会想办法帮助她的,虽然她和公主没办法出去,但是长乐宫的其她人可以自由的出入。

    “阿娇,过来。”

    蓝衣立刻招手示意和她交情最好的姐妹,阿娇过来。

    “立刻去凤鸾宫给皇后娘娘送个口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,蓝衣姐姐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阿娇点头,对于公主和花侍卫的事,她也是知情的,因此不待蓝衣说全,她便已心下明白了,立刻点头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凤鸾宫内,表面一片和乐融融。

    大殿的一角,青瑶正和小鱼儿在下棋,小鱼儿不时的耍赖,走完一子,想想又后悔,重新来过,两母女不时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依云从外面走进来,恭敬的禀报:“娘娘,长乐宫的宫女阿娇求见,说长乐宫那边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青瑶正拿着一只棋子准备落下,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,长乐宫?不是星竹住的地方吗?她出什么事了?立刻放下手中的棋子,吩咐莫愁把棋盘收了起来,淡然的挥手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依云退了出去,那阿娇很快被她领了上来,扑通一声跪下,便哭了起来:“娘娘,不好了,皇上把花侍卫抓起来了,公主正在伤心的哭呢。”

    “花离歌?”青瑶挑了一下眉,眼瞳深幽,好好的怎么把花离歌抓起来了,那男人真是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下了圣旨,让钦天监择黄道吉日,把公主下嫁到永宁候府去,公主不乐意,决定和花侍卫离开宫中,谁知道被皇上逮了个正着,所以花侍卫被抓走了,公主被囚在长乐宫里,不准离开半步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男人好好的怎么想起给公主赐婚了,还是他有些警觉了,处在他那样的位置,本就是多疑的,而现在她还没找到皇上的下落,看来自己还是多动动才是,减少那个男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青瑶一想到这里,陡的起身,沉声开口:“随本宫去长乐宫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莫愁柔缓的应声,小鱼儿也用力的点头,两个人跟着她的身后出了凤鸾宫的大殿,依云吩咐了几个太监和宫女随娘娘一起去长乐宫。

    长乐宫门外,白玉栏杆之下,立着四五个内侍,一看到浩浩荡荡的一堆人走了过来,为首的女子冷艳逼人,寒光四射,当下不敢大意,忙恭敬的开口:“见过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要见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,皇上说?”

    那为首的内侍一脸的为难,皇上下了命令,不准任何人见公主,直到她大婚的那一日为止,可是眼前的这位可是皇后,听说皇后武功很厉害,如果她出手,还有他们的命在吗?所以眼睁睁的看着皇后领着几个人走进去,直到皇后的身影消失,才有人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快去禀报皇上,就说皇后娘娘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其中一个内侍跑了出去禀报。

    长乐宫的大殿上,星竹一听到太监的禀报,说皇嫂过来了,立刻止住哭声,迎了下来,一看到从大殿外面走进来的青瑶,早忍不住扑进她的怀中,哭泣起来,青瑶伸手搂着她,往大殿一侧走去,扶着她坐下来,抬起她的脸轻轻的给她擦干眼泪,心疼的叹气。

    其实星竹根本不知道,皇宫里的这个人不是她的皇兄,如果是真正的皇上,一定不会阻止妹妹的幸福,说不定会敲锣打鼓的把她嫁出去,可是现在这个人根本不是,所以她的伤心是多余的,眼下最要紧的是想办法把花离歌救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,他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呢?他以前那么疼我,为什么现在不一样了?竟然还骂我不知羞耻,如果不是他强行让我嫁给阮子默,我会和离歌离开吗?皇嫂,你一定要救救离歌,我不想他有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伤心了,你不是还有我吗?还有你三皇兄。”

    青瑶柔婉的开口,为了流尊,她一定要帮助星竹一把,她知道流尊的心愿,他是最渴望这个妹妹幸福的,所以他一定希望是一个真心疼宠妹妹的男子相伴她一生。

    “皇嫂。”

    星竹总算好受了一些,这时候大殿门外响起太监尖细的声音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星竹一听到小太监的声音,早急了起来,拉着青瑶的手冰凉一片,眼瞳阴暗的叫起来:“皇嫂?你看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有我呢?”

    青瑶拍了拍星竹的素白纤手,抬首望向大殿门外,看到那明黄的身影跨进来,她才不紧不慢的携着星竹起身,缓缓的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皇上大手一挥,玉竹一般秀雅的身姿往高座走去,缓缓的坐了下来,双瞳直射向青瑶,最后落到星竹的脸上,好久没说一句话,青瑶淡然的挑眉:“皇上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语气悠然,好似什么也不知道似的,这话使得皇上一窒,不知道从何开口,眼瞳幽深如渊,好久才出声。

    “皇后,好好劝劝公主,钦天监已择了黄道吉日,下个月初五就是好日子,安心待嫁吧,别总想着和别人私奔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这话里含着隐怒,青瑶低低柔柔的开口:“下个月初五,不是只有七天吗?这么急促,该准备的东西赶得上吗?”

    “瑶儿不必费心,朕已着礼部全力打点,该有的一样不会少她的。”

    青瑶不动声色的冷哼,他当然不会少,因为现在正准备重用永宁候,怎么可能会少得了他的厚礼,只怕更多。

    “皇上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青瑶淡然的开口,一直坐在她身侧的公主见她多说什么,早心急的叫了起来:“我不嫁。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下子生气了,脸色难看,阴狠的瞪着慕容星竹,青瑶赶紧拍了拍星竹的手,示意她稍安勿燥,现在的皇帝可不是她真正的皇兄,惹毛了他,吃亏的是她自已,这个狼子野心的男人可没有半点的同情心,所以凡事要讲究手段,青瑶抬首笑望着上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公主嫁倒是没问题,只是那花侍卫,皇上准备怎么处置他?”

    星竹一听到皇嫂提到离歌,总算安静下来了,是啊,她闹腾什么,离歌还不知道怎么样呢?还是皇嫂想的周全。

    “如若公主安心嫁了,朕不会要他性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公主大婚那日,希望皇上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青瑶神色淡淡的,认真的望着端坐在上面的男人,一脸温柔的笑意,使人探究不到她心底的喜怒哀乐,皇上的眼瞳暗了一下,这女人还真是个角色,难怪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统一了七国,原来当日师傅所说的事是真的,凤临相府,可一统七国,当时他还觉得好笑呢,只不过拿这件事来对付师弟了,从来没想过在她身上动脑筋,想到要除掉这个女人,心里竟然有些不舍,一直以来,总看到身边的花痴女,真的很难见到一个既聪明又美貌的,可是他却不得不杀了她。

    “只要公主安心嫁了,朕会放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皇上站起了身,对于眼前的状态很是满意,现在看皇后,也许她是认命了吧,即便再聪明的女人,最后依然依附着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    青瑶领着星竹站起身,恭敬的开口:“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,瑶儿陪陪公主吧,让她安心些,如果再闹,那花离歌?”

    他抛下冷冷的威胁的话,大踏步的走出长乐宫,公主慕容星竹气得跳起来,指着空荡荡的大殿门口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胸口上下起伏,好半天才开口:“这么卑鄙无耻的人还是我的皇兄吗?我皇兄做事光明磊落,虽然冷,但是个坦荡的君子,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一旁的小鱼儿早忍不住了,不冷不热的开口:“他早就变成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嫂,我不嫁,我不想嫁啊,而且我也不想离歌有事。”

    星竹说到最后再次哽咽了,她是既不想嫁,也不希望离歌有事,可是这事似乎没有旋转的余地了,世上事本难全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,可是她真的不想嫁给那个男人,少女的心脆弱得好似风中一盏孤灯,透着无尽的苍凉凄惨……

    青瑶站起身,眼睛望着大殿之外,那空寂寂的眸底,绵远悠长。

    “你别伤心了,我说过有我呢。你安心的做个新嫁娘吧,只是嫁的人一定是喜欢的那个人,只是最近安心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也站起身往外走去,那背影纤瘦却挺直,如一座山般屹立在星竹的心头,她没来由的相信她,心头升腾出希望,喃喃的低语。

    “蓝衣,皇嫂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皇后一定有办法救出花侍卫,然后让你嫁给她,公主最近这段日子还是安份些才是要紧的,千万别惹出事来,皇后既然答应了你,必然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永远比主子多了一抹魂,要不然如何在这深宫内帏行走自如,蓝衣的话落,星竹就像吃了定心丸,无比的舒畅,哭了这半日,整个人快虚脱了,伸出手扶着蓝衣,便觉得身子一阵昏劂,慢慢的开口:“扶我进去休息吧,蓝衣,我有点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公主进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蓝衣扶着主子一路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青瑶领着莫愁和小鱼儿还有一溜儿太监回凤鸾宫。

    一路上,小鱼儿几次想问娘亲,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帮助姑姑,但是看她神色冷峻,而且她们的身后还有一堆的太监和宫女,这些人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她们自已人,她们根本不知道,所以该小心的还是小心些才是真的。

    进了凤鸾宫,那些太监和宫女留在殿外。

    小鱼儿立刻心急如焚的开口:“娘亲,你准备怎么帮助姑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急,不是还有七日才大婚吗?刚才我突然浮出一个想法,我们必须在七日内找到皇上的下落,乘着大婚的时候,皇宫很忙碌,可以把皇上送出宫去,这样可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青瑶的话音一落,莫愁和小鱼儿面面相觑,虽然这主意不错,可是现在皇上在哪呢,根本不知道啊。这宫中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,那冰绡每个宫殿都查了的,没发现有任何痕迹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说,宫外面没有动静,肯定在皇宫内的话,西门新月一定把他藏在最僻静的角落里,是别人想也想不到的,这皇宫什么地方是大家想也没想过的呢?”

    青瑶在大殿上踱步,喃喃自语,小鱼儿的瞳仁闪光:“会不会是冷宫?”

    “冷宫?”

    这冷宫她们倒是没搜过,青瑶立刻来了兴趣,望向莫愁:“你悄悄的吩咐冰绡,在冷宫的范围搜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莫愁领命正准备出去,这时候,殿外面依云跑进来,一脸的惊慌失措:“娘娘,毛雪球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这次叫得最大声的不是青瑶,而是小鱼儿,这毛雪球和她的感情最要好,她从出生下来到现在,那小狐狸就陪在她的身边,小鱼儿飞快的冲到依云的身边,严肃的叫起来:“不是吩咐了专人照顾它们吗?怎么会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是,那两个动物还是奴婢亲自照顾了的,平日都好好的待着,可是今儿个竟然不见了一个?”

    “那小白呢?小白呢?”

    小鱼儿漂亮眼瞳睁大,瞳底是一片升腾的烈焰,紧张的叫起来,依云恭敬的开口:“小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