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不离不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浣洗局是整个皇宫最低等的地方,那里居住的是这个皇宫最低等的奴婢,平日只知道洗衣服,连温饱都难以周全,西门新月去那个地方干什么?恐怕皇上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浣洗局,不但活多,人累,听说还会闹鬼,平时根本没人去哪里,因为后面有一排废弃的空房子,平时堆放一些杂物,另外还摆放一些受不了苦日子自杀的宫女太监,因此便有闹鬼的传说。

    听说白日也阴气重重的,根本没人敢一个人过去。

    西门新月一定把人藏在那鬼屋之中了,那女人习武为生,根本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,对于这些虚幻的事,根本不可能相信的,因此一定把人藏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聪明的地方,谁会想到真正的皇帝关在那里,只要派两个人暗中看住他便成,那些浣洗局的人,一辈子也没有见过皇上,所以只当是寻常太监,哪里知道那是皇上。

    青瑶一想到这个,恨不得立刻赶过去,可是夜色还未全黑下来,所以她只能捺着自己的性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

    “等亥时再行动,千万不可惊动其她人!”

    青瑶压抑的声音响起来,莫愁和冰绡还有明月等皆点头。

    小鱼儿想到父皇的下落,把心头毛雪球死的悲痛稍稍的压抑一些,脑海中似乎多了盼头,只要父皇没事就好,她们会对付宫中这些个可恶的家伙的,为毛雪球报仇。

    梅妃,你个贱人,你给我等着,只不过被一个假皇帝给宠了,就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,那么残忍的对待一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凤鸾宫,掌上了宫灯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的一片安静,大殿内,不时的响起皇后教训公主的话,殿外的太监和宫女面面相觑,看来这次娘娘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如果再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,本宫一定重重的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。”

    娇嫩的声音响起,事实上,大殿内,两母女正对面坐着,喝茶吃点心,而一侧侍候着她们的莫愁和冰绡,不时的还杂夹着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娘,饶过公主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下次再犯,绝不轻饶。”青瑶咬了一口香酥饼,好几个日子,她吃不下睡不好,今晚多少吃一点,因为待会儿会夜闯浣洗局,救出皇上。

    “娘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雨儿吃饱了,懒散的坐到一边,随口应着,她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,因为小狐狸死了,心头的酸楚挥之不去,即便有父皇的消息,可还是不能全然的舒展心胸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薄雾笼罩着整座皇宫,天地间一片迷离,远远近近的宫灯晃悠,绵远而鬼魅。

    半空,稀稀落落的星辰遍布着,暗淡的光芒洒下来,映着薄雾,分外的苍凉。

    深秋,夜风凉薄,不时有太监和宫女走过,脚步飞快,单薄的宫衣,在夜色中行走,凉飕飕的,一手提着灯笼,一手呵着气儿,那气儿很快凝成轻霜,凝结在指尖间,更凉更寒。

    暗夜中,两三道黑影滑过,快如鬼魅,一闪而过,好似晃神间花了眼,走神而已。

    几道人影悄无声息的行走着,一路往皇宫最后面的浣洗局而去。

    没有惊动任何人,这些人好似天生便是夜的魂魄,与黑暗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浣洗局,低矮的房屋,空荡的水井边,杨花飞舞,残叶飞卷,不时的扫过,此时一片寂静,那些劳累了一天的低等宫奴,只怕已沉入了梦乡,冰绡这一阵子,早已把皇宫的位置打探得清清楚楚,因此知道浣洗局的方位,径直在前面领路。

    很快越过一排低矮的房屋,穿过凌乱的翠石林,隐约可见那杂乱无间的废弃的屋子。

    有一盏孤灯闪闪烁烁的在暗夜冷风中摇曳,好似幽冥彼岸的鬼火,隔世而来,配合着簌簌的响声,饶是胆大心细的人也不禁毛骨悚然,何况那些胆小的,谁敢到这种地方来……

    灯影晃动间,似乎有人影走过。

    冰绡一挥手沉着的开口:“主子,走吧,好像就那间房。”

    说完当先在前面飘过,身后的两道影子如影附随,悄然的往鬼屋而去。

    果然有人在外面监视,是两个婆子,端坐在房前一侧的大青石上聊天,不时的骂着。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的,真骇人,偏我们在这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是个轻闲的活儿了,不比那些洗衣服的人轻闲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婆子干笑着开口,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起屋子里面关着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怎么得罪娘娘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会是娘娘的情人吧?我看不是太监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嘀咕着,冰绡一伸手击昏了两个婆子,挥手示意娘娘进最东面,挂着灯笼的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木制的门被推得吱呀声响,门内的地方不大,并没有杂物,只有一副架子,此时在架子上用铁链锁着一个人,一个披头散发的人,乱糟糟的遮盖住了面容,使人看不真切,一动也不动的垂挂着头。

    青瑶上前一步站定,试探的叫了一声:“流尊,流尊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着一抹颤抖,如果他真的是流尊的话?

    这念头一起,胸腔钻心似的疼痛,就连冰绡和莫愁也锁起了眉头,这是皇上吗?如果真的是,真的是太凄惨了,手上和脚上有铁链锁着,因为锁的时间太长了,所以手臂和脚脖子上,有一圈黑黑血痕,似乎磨的时间太长了,那血迹已黑了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人是谁,受了多大的苦啊,西门新月这个歹毒的女人,真是做孽啊,如果这个人是皇上?

    三个女人的眼瞳瞬间全都罩上了一层雾气,齐刷刷的盯着那个人,可是那人一动不动的,好似睡着了,抑或是昏迷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青瑶掉头望向身侧的莫愁,沉着的命令:“砍断铁链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莫愁领命,她的武器,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利剑,剑光一闪,咣当有声,铁链应声而断,跌落在地上,那架子上的男人手臂慢慢的垂挂了下来,头晃了晃,似乎极不舒服,嘴里不知道轻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青瑶走过去,伸出纤长细腻的玉手,打算分开他的头发,看看他究竟是何人,可是她的手还没靠近那个人的头发,身子陡的被一股强大的狂风撩倒在地上,那个披头散发看不见脸的男人,整个人的坐在她的身上,凌乱的墨发中,隐约露出一双眼睛,似狼似豹般的残恨,莹莹冷光嗜血的射到她的身上,双手大力的掐上青瑶的脖子,整个人好似颠狂了一般,发出兽似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眼前的状况完全出了众人的意料,莫愁和冰绡一震,眼见得毫无防备的主子,被掐得脸色发白,呼吸困难,飞快的上前,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去拉那男人的手臂,轻冷的喝止:“放手,放手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青瑶的两只手也下意识的去拉他的大手,他大手的力道十足,而且似乎全无意识,神智不清,只知道一味的下了力道掐她,可是从那隐约可见的墨发间,她已认出了这个人,真的是皇上!

    眼见着冰绡伸出手想打昏她,青瑶挣扎着阻止:“别,他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落,冰绡怔住了,莫愁也呆住了,皇上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,连娘娘都认不识了,他快要掐死娘娘了。

    青瑶望着他,眼眸一片清波,升腾起温和的光华,柔柔融融的开口:“流尊,你不记得我了吗?真的不记得我了吗?是我的错,让你受了这么多苦,我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的眼中滑落一滴泪,她的泪使得那个用力掐着她脖子的男人松开了一些,她的呼吸顺畅无阻了一些,只听到男子粗嘎的声音响起: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,青瑶惊骇而愤怒的想着,他们究竟对他做了什么,老天真是太残忍了,究竟对他做了什么啊,把天下间最霸气狂放的男人,变成这样一个连人都认不出来的人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,轻触他的发,男子头往后仰,想避开,但看到她眼底的泪光,不禁升起迷惑,挣扎,定定的望着她,青瑶分开他脸上乱糟糟的头发,露出一张俊逸却不堪的面容来,这面容,眼睛很大很黑,像一汪深潭,注满的却是死气沉沉的湖水,眸底是一片空白,但他千真万确的是她们要找的那个人,弦月真正的皇帝,慕容流尊,虽然整个人瘦弱了几分,下巴尖尖,但是那俊逸的轮廓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莫愁和冰绡唬得扑通一声跪下:“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男人冰冷的眸子扫过去,好似没看到一样,整个人依然坐在青瑶的身上,执着的问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青瑶柔和的望着他笑,想到他所受的苦,眼神旋旎得好似香花飘落在清泉之上,顺水婉涎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娘子,相公,我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你是我娘子?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错愕,随之冰冻一样的脸庞,好似化开了,罩上春日的暖流,身子一翻,扶起被他压在下面的青瑶,大手一伸搂她入怀,话里是浓得如雨似的欣喜。

    “娘子,太好了,你来找我了,我好害怕啊,那个坏女人一直绑着我,娘子,你可来了,以后再也不要抛下我了好吗?”

    他说的时候,声音带着几分悲戚,莫愁和冰绡看呆了眼,眼前究竟是怎么状况,她们实在有点适应不了,所以眼睛睁得很大,嘴巴都合不扰了,两个人脑子热热的,神情恍惚,好似身在梦中。

    不过青瑶可没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?一边柔声安慰流尊,一边拢了拢滑落到一侧的衣衫,沉着的吩咐:“我们快走吧,若是惊动了人,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这是去哪啊?”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回家吗?”

    一行人出了浣洗局,暗夜中不时响起皇上迷茫的声音,青瑶紧拉着他,迅速的溶入夜色之中,身后的莫愁和冰绡小心警戒的注视着四周,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动静,几个人很快便过亭越桥,眼看着要到凤鸾宫了,青瑶怕慕容流尊大声嚷嚷,惊动凤鸾宫内的那些太监和宫女,谁知道这些人里有多少别处的人,所以还是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相公,我们来玩个游戏好吗?从现在开始,我们谁也不说话,谁说话谁输了?赢的人可以要一个奖励。”

    青瑶哄劝的开口,夜色中,她的眼睛晶亮如璀璨的星辰,使得清冷绝艳的面容,越发的迷人,莫愁和冰绡对于眼前的状况再次的呆住了,现在倒底是啥情况?

    娘娘从来没有如此柔声细语的说过话,一向霸气伟岸的皇上竟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神智不清,两个丫头纠结得一脸痛苦,这时候,慕容流尊欢喜的声音响起来:“好,不说话,不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果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青瑶伸手拉着他的大手,却正好被他反握过去,两个人相揩而行。

    这一握,青瑶发现,他的内力仍在,可是却很乱,真气若有似无,时而沉如雨点落地,时而虚如轻风飘渺,青瑶蹙眉,这是什么情况,不过凤鸾宫到了,也没时间再探究了,等到进去后,让明月好好给他诊治一番。

    一行人不敢从大门而入,以免被守夜的太监发现,顺着来时的幽径从后面拭身而入,越过花园,寝宫的窗户仍然打开着,几个人闪身进去,莫愁立刻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这时候,青瑶松了一口气,掉头望向身侧的男子,莹莹光亮下,只见他一身白色袍子上,乌漆巴拉的全是灰尘,头发乱糟糟的,似乎几个月没洗过了,有很多都打了结,身上还有一股异味儿,大概好久没有洗澡了,青瑶一阵心酸,心疼至极,可是只要一想到他还活着,至少是活着的,没有人知道她内心此刻的欢欣,感谢老天爷还让他活着,想到他以前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那些疼宠关爱的日子,她的心便注入满满的情爱,伸出手紧搂着他。

    “流尊,感谢你还活着,感谢老天爷。”

    流尊回身搂着她,指尖轻触到她的脸颊,一手的潮湿,这潮湿滚烫了他的心,他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觉得心疼,他让娘子流泪了吗?不舍的言语忍不住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哭了,是我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很好,是我不好。”青瑶自责的开口,越发大力的搂着他,流尊大手一伸紧搂着她,两个人静静的簇拥着。

    寝宫内安静无比,这时候小鱼儿领着明月和沈钰冲了进来,一看到父皇的身影,早飞奔过来想抱住父皇,谁知她的手连边都没沾到,便被一道内力甩了出去,流尊瞬间像一只警戒的野狼似的竖起周身的防线,冷沉的盯视着小鱼儿,如狼似的怒吼:“滚。”

    寝宫内,所有人都呆了包括青瑶,没想到流尊不肯让别人靠近,可能是吃了太多的苦,所以对人有一种防备,不准人随便靠近,连小鱼儿都不让靠近,小鱼儿的眼里浮起泪珠儿,心痛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是小鱼儿啊,我是小鱼儿啊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抬头望着娘:“父皇怎么了,父皇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青瑶想起他所受的苦,多少个日日夜夜被人锁在铁链上,所以他的潜意识里是恨人的,再加上他现在的神智不清,所以不准任何人靠近他的身边,谁靠近他的身边,他就攻击谁,先前还差点掐死了自已呢,不过他似乎从心底接受了她,但他还没接受别的人,似乎还很抵触……

    “小鱼儿别怪你父皇,他被人锁在铁链上,足足几个月,现在他的神智不是太清楚,所以不知道你是他的女儿,慢慢他会接受你的。”

    寝宫之内,众人的喘气声都很重,谁会想到,堂堂一国的皇帝,统一七国的霸主竟然沦落到被人锁在铁链上过日子,这真是一场劫啊,若不是娘娘找到了他,只怕他最终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,谁会躲得出这样浩劫。

    青瑶和小鱼儿说完,伸出手拉过毛发倒竖的流尊,柔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流尊,我是你娘子,你是我相公,小鱼儿就是我和你的孩子,我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?”流尊低喃,似乎对于这个名字很陌生,青瑶招手示意小鱼儿走近前,握着她的手,慢慢的放进流尊的大手里,柔柔的开口:“她是我们的女儿,你忘了,她一直很喜欢粘着你的,以前你很宠她,很爱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,小鱼儿,她是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流尊似乎有些接受了,一只手指着小鱼儿,一只手指着自已,慢慢的笑了,他俊逸的五官上,肌肤莹白,再加上瘦弱,眼睛大大的,少了往日的深骜,一片清明,干净纯明得好似生的婴儿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没有,单纯的接受着这些信息,然后便很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记得刚才青瑶说过的话,听着他纯明清悦的声音,众人只觉得心头酸酸的,眼瞳一片雾气。

    青瑶却坦然,不管他变成什么样的,这一次,她都会陪着他,她会医好他,然后杀了上官昊还有西门新月那个女人,他们一个都别想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青瑶的瞳底一片冰霜,周身的戾气,慕容流尊立刻感受到了,不安的开口:“娘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清瘦的面容隽美如玉,长长的眼睫毛抖动着,瞳底清晰的映出不安,手紧抓着青瑶,不明白娘子的脸色怎么一下子难看了。

    青瑶回过神来,扬起笑脸,现在的流尊很易惊,而且很冷漠,难得的他还愿意相信她,如果连她都不信,只怕就难以制服了,偏偏他的武功还在,这样才是危险的,可是他的脉相为何很乱,很杂,不平顺。

    “没事,是我输了,流尊想要什么呢?”

    青瑶柔柔的笑起来,流尊的心一下子温暖起来,只要看到她的笑脸,他心底的不安便消逝不见了,多少日子以来的肆虐沉浸下去,但是他的眸光越过众人的时候,很冷很防备,似乎只要谁走到他三尺之内,必被他的寒气所伤,而且他的性情不稳定,很容易便颠狂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怎么会?”

    明月忍不住开口,想靠近一点,流尊立刻警戒的盯着他,直到青瑶拍着他的手,柔声的开口:“流尊,没事,他们都是你的朋友,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从鼻音发出一声冷哼,这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狂妄,和以前的神情倒是极像,不过随之是面无表情的冰寒,再转过头来望着青瑶,又是一番春意盎然的柔软,好看的薄唇勾出孤度,融融的开口:“娘子,我困,我要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寝宫内的所有人皆面面相觑,是彻底的愣住了,虽然听着暧昧,可大家只觉得别扭,青瑶的脸颊在一瞬间烧烫起来,虽然知道他现在的脑子很纯净,可是还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歪,再看他的周身,凌乱不堪,还有一股馊水的味道,怪怪的怎么休息,青瑶抬首望了莫愁。

    “立刻准备一桶水进寝宫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忽然眼瞳跳跃了一下,顺手摘下头上的玉珠对准窗户打了出去,只听得扑通一声响,窗外有人跌倒了,青瑶一挥手,莫愁飞身而出,窗下立着一个簌簌发抖的小太监,正是凤鸾宫内的小太监,莫愁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,这小太监偷听,一定是奉了谁的命令,她也懒得问他是谁派来的,手起刀落,一刀斩了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,自找死路,然后干脆俐落的提着小太监往凤鸾宫后面的古井走去,那是一口废弃的枯井,反正没人看见,顺手扔了进去,这事便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