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不离不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sp; 莫愁回来的时候,冰绡已准备了洗澡水。

    高大的圆形浴桶,腾腾热气缭绕出来,寝宫之内,很快罩上一层湿漉漉的潮湿之气。

    青瑶掉头望向明月和沈钰,淡淡的吩咐:“你们两个帮他清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青瑶的话音落,沈钰和明月立刻点头,往皇上身边走去,谁知道他紧抓着青瑶的手,根本不松开,掉头朝明月和沈钰怒瞪双眸,瞳底一片赤红,似乎已起狂怒之意,使得明月和沈钰不敢近前一步,若他不想让人靠近,只怕谁靠近便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流尊,你在做什么?你不是困了吗?让他们帮你洗完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娘子陪。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理所当然的开口,那语气中带着软软的撒娇意味,顺带晃着她的手,此刻的他的心智就好似七八岁的孩童,很是依赖青瑶,似乎只有靠着她,他才能感受到暖意,燥动的心才平稳下来,不那么烦燥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青瑶再次的窘了一次,这男人,虽然她和弦帝有了两次的肌肤之亲,但是两次都在朦胧的状态下,何时与一个男子如此坦呈相见了,一想到大刺刺的帮一个男人洗澡,她的脸颊一直红到耳朵根子,头都快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寝宫之内,几个人中都望着她,眸底有压抑着笑意。

    连心情不好的小鱼儿都舒展开了眉头,调侃的出声:“娘,你就帮父皇洗吧,反正都是老夫老妻了?”

    “谁?谁老夫老妻了?”

    青瑶不满的瞪着小丫头,眼看夜色不早了,而且身侧的男人双瞳可怜楚楚的盯着她,她只得硬着头皮开口:“好了,我来帮他吧,你们都退下去,待会儿等他洗完澡了,明月帮他查一下,究竟哪里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退了出去,只留下青瑶和慕容流尊两个人。

    寝宫内,高大的慕容流尊,眼神清明得好似孩童,没有一点的杂质,可是他的高大挺拔的身子可是正宗男人的身材,青瑶牙一咬眼一闭,摸索着上前,干脆俐落的脱掉了他的衣服,掉头命令他:“进浴桶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这家伙乖乖的听话,跨进了浴桶,等到他蹲下身子整个人泡了进去,青瑶才敢掉转头望过去,只见那宽阔的背,明显的瘦了很多,想着他所遭受的罪,她的心便难受,默然无语的伸手帮助他洗澡,而他一动不动的任她摆布,久久的一句话未说,寝宫内只有水流滑落的声音,溅出无数朵的水花。

    “娘子,以后你别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开口,仰头望着她,眼睛清亮得好似天上的星星,璀璨好看,已洗净了的墨发一甩,披散在他的肩上,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容来,眉狭飞鬓,眼细长有型,鼻子很挺,唇很薄,很好看,世人都说薄唇的男人寡幸,其实万事不尽然,他却是个痴情的人,青瑶的手指轻轻的滑过他的脸颊,从眉毛,到鼻子,到嘴巴,他瘦了好多,但是眉宇间依然那么俊美,和以前的霸气不同,是一种冷冰冰的,阻隔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,似乎只有她才能靠近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青瑶的喉头有些酸疼,缓缓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就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揉揉眼睛,真的真的好困,似乎很久很久没有睡一觉了,因为有一个坏女人,总是喜欢跑来对他上下其手,所以他不敢睡,要一直保持清醒,只要她一靠近,他就发出咆哮,怒吼,那女人就会吓跑了,但是现在他有娘子了,娘子会保护他的。

    “来,洗好起来吧,待会儿到床上去睡。”

    青瑶看他头垂下来,似乎马上就能睡着。

    不过青瑶一说话,他便认真的听,用力的点头,似乎真的很害怕她生气,那份小心翼翼的样子,使得青瑶的眼泪滴落在浴桶里,手指触摸到的是一片冰凉,灯光恍然照过,她的脸颊一片水湿,不知是雾气所湿,还是泪水所浸。

    因为寝宫内没有男子的衣物,青瑶正困惑着,屏风外面已响起沈钰的声音:“主子,衣物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瑶立刻走过屏风,接过沈钰手上的衣物,他的身材虽然没有流尊的高大,但也几近相同了,衣物正好适穿,青瑶拿了衣服,走进去侍候着流尊穿起来,面对着他澄明的眼瞳,她也坦然得多,而且他们本来就是夫妻,不过看着他身上的伤痕,她再一次的流泪了,帮他穿好衣服,让他坐到床沿边,找了干布为他拭干头发。

    一边为他打理头发,一边朝外面唤着:“莫愁,进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进来了,莫愁冰绡,明月,沈钰,还有小鱼儿,洗净了一身铅华的皇上,依旧那么俊美,墨发微湿的披散在肩上,白色的亵衣微敞,说不出的诱人,虽然人瘦了,但是并不影响他的姿容,可是他双眸随意的扫过来,便是寒潭一样的冰冻,三尺之内,谁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收拾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几个人一起动手,很快把浴桶抬了出去,收拾了地上的潮湿的水迹,又打开了窗户透了一下气。

    小鱼儿看着这样干净的人,唇角勾出笑,父皇又回来了,慢慢的走过去,那冰冷的人望着她,慢慢的总算露出了笑意,淡淡的开口:“小鱼儿,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高兴的笑了,这是她整晚最开心的事了,走过去,握着父皇的手,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,她和娘都会对他不离不弃,而且她们会治好他的,父皇,你放心吧。

    等到寝宫之内收拾干净了,青瑶掉头望向明月:“你过来帮皇上查一下,究竟他是怎么了?为什么心智好似七八岁的孩童,而且他的脉相很乱。”

    青瑶一开口,明月趋步上前,可惜他还没靠近皇上的身边,那男人陡的坐直,冷沉的怒视着她,那张华冠一样的俊容上瞬间罩上嗜血的杀气,手指一握,便待出手,青瑶忙伸出手握着,缓缓的开口:“流尊,娘子在这里,他不会害你的,他是给你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皇上虽然心智低,却很孤执,冷冷的回绝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青瑶一听他的话,哪里如他的愿,因为他必须尽快恢复过来,如果不能治好,一个低能儿,如何统治江山,难道真的便宜了上官昊不成,而且他们也没有儿子,只有小鱼儿,谁来继位?

    “娘子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青瑶说完,作势起身,脸也不看他,慕容流尊一下子被吓住了,飞快的伸出手握着青瑶的手,万分委屈的开口:“好,娘子,你别走,我给他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乖乖的伸出手来,不过俊逸的面容上,却嘟起了嘴,万般不情愿似的。

    青瑶哪里理会他,飞快的示意明月近前,虽然他同意了,可是青瑶还是感受到了他的僵硬,为防他下意识的伤到明月,因此一直坐在他的身侧,紧握着他的另一只手,不时的说话安抚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他是个好人,是为了给你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明月给皇上诊脉,很快脸色阴暗下来,似乎很严重,寝宫内谁也不说话,都静静的等着他,直到他放开皇上的手,恭敬的起身,青瑶理了理他的鬓发,安置他睡下来,他似乎真的累了,一躺下来,便闭上眼睛,但是一只手紧紧的抓住青瑶的手,牢牢的不放开,睡梦中,眉还紧蹙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青瑶心疼的扫视了一下,抬首问明月,明月轻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皇上的内息凌乱,是因为他的经脉受伤,所以才会导致,气流混乱,他这样的状况,根本不适宜运用内力,如果经常运用内力,他会走火入魔的,而且他的心智受损,是因为他脑子似乎被撞了,有血块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办法解?”

    这是青瑶最关心的,眼下一定要皇上尽快恢复过来,这样才可以除掉上官昊,上官昊那只疯狗,如果知道皇上没死,一定会逮住人就咬的,到时候,死的人会更多,他的能力并不差,所以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。

    “血块倒好解,银针刺穴,只是需要些时间,短则一两个月,长则两三个月不等,只是他的经脉受损,需要尽快修复经脉,而这需要内力修为极高的人,也就是比他内力高的人才可以帮到他,我根本办不到,就是我们这一群人恐怕也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青瑶有点急了,这男人不准别人靠近他的身侧,动不动就会运用内力,这可是会加快他的血脉逆流,致使走火入魔,所以短时间内,不准他运用内力。

    “娘娘别急,这世上武功高强的人很多,我们可以找世外高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明月的话落,冰绡立刻上前一步,缓声开口:“可以找赤霞老人帮忙,他是主子的师傅,仍是世外高人,一定可以帮助到主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瑶立刻点头,等这里的事情妥善处理之后,她们立刻去天山,这样可保流尊没事。

    “今夜天色不早了,都下去休息吧,从明儿个开始,明月就留在皇上的身边,帮助他除掉脑子里的血块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几个人都下去了。

    寝宫内,小鱼儿站在青瑶的身侧,看着大床上沉沉熟睡的男人,睡梦中他的眉还紧蹙着,小鱼儿不禁心疼的开口:“娘,父皇是不是吃了很多苦?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瞄到父皇手腕处和脚腕处,黑色的血痕,他竟然被人锁住了吗?

    有谁会想到,霸气威震天下的皇帝,竟然也有被人用铁链锁住的一天,还一锁几个月,若不是娘亲发现得早,只怕?小鱼儿不敢想接下来的事,现在父皇没事就好,只要他活着,剩下的她们会一一办到的。

    上官昊,西门新月,你们等着,一定要让你们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慕容流尊留在凤鸾宫里,他一直很安静,只要青瑶说的话,他便乖乖的听话,似乎很害怕她生气,偶尔心情好了,也和小鱼儿说说话,但大部分的时间,他会一身白衣飘飘的躺在软榻上冥思。

    他不再排斥别人,只不过依旧很冷,要想靠近他的身边,要得到他的许可,否则只有自找苦吃,虽然青瑶一再警告他不可用内力,但偶尔他还是会使出来,但因为用得不多,再加上明月调制了药物给他服用,短时间倒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一晃眼,三天的时间过去了,再有三日,便是公主下嫁永宁候之子的日子。

    青瑶早命令了下去,在大婚的那一天,劫牢,然后让花离歌去抢亲,带着公主远走高飞,当然暗中有凤宸宫的人配合着他的行动,务必要把人劫走。

    至于慕容流尊,青瑶偷偷的吩咐了沈钰去把南安王秘密的请进宫来。

    现在该把皇上送出宫去,藏到一个让人找不到的地方,皇宫倒底是非多,若是时间长了,只会露出破绽,而她不能在短时间贸然的离开,只有找个籍口,和皇上发生冲突,借机离开,才会保全住沐家,还有京里和沐家有关连的所有人家,这上官昊可是虎毒之人,如果惹到了他,只怕沐家一家大小都会倒霉。

    所以青瑶只能先把皇上送出去,但是这男人不随便让人接触,再加上他心中的伤痕太重,所以把他送出去,怕他反弹,所以青瑶才冒着风险留了他一些日子,这两日他已平静得多,虽然依然阻人于千里之外,但好歹不发怒了。

    沈钰刚走,风鸾宫便来了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淑妃西门新月,几日不见,这女人的脸色很难看,眼下一圈黑色的眼袋,明显的睡眠不足,眼瞳间是惶惶不安,小心翼翼的给青瑶请安,顺带打量着凤鸾宫,看凤鸾宫有什么不同以往的动静,但是什么都没有,高座上的女人依旧很冷,凤鸾宫上上下下一片安静,看不出丝的端睨,可是除了这个女人,她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以从浣洗局把真正的皇上劫走,这事如果落到上官昊的耳朵里,那男人一定会杀了她的。

    即便她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也没用,好在眼下他还没发现这件事,所以她只能强装镇定。

    今儿个借着请安为名,前来凤鸾宫打探虚实。

    “淑妃生病了吗?”

    青瑶随意的开口,西门新月盯着沐青瑶,只见她悠然自得,一脸的不为所知,如果她真的知道宫中的是假皇帝,而她锁了皇帝,这女人还能如此静吗?

    这还真让人怀疑,只怕恨不得杀了她吧。

    可是不是她,还能有谁呢?特地跑到浣洗局去打昏了两个婆子,劫走了那男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断然不可能是上官昊做的,如果是他做的,只怕他早就过来找她算帐了,而且他派出来的太监视着她,她是知道的,所以有几天一直未动,根本没去浣洗房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,这可如何是好,西门新月心急如焚,不过可不敢在皇后的面前露出来,这女人精明得很,如果她真的不知道宫中的皇帝是假的,而她露出破绽,可麻烦了。

    西门新月一想到这个,挑起眉淡笑,只不过那笑带着苦涩,怪异至极。

    “妾身因为肚子里的孩子,所以饮食下降,才会有所倦怠。”

    “喔,原来是本宫想多了。”青瑶心知肚明这女人为何过来,看她的眼神游移,在凤鸾宫里里外外的张望着,她自然没有小鱼儿的胆量敢跑到凤鸾宫里搜人,而且这事上官昊还不知道,如若知道,只怕她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淑妃娘娘为了肚子里的龙种可要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青瑶的声音暗沉得好似焦石之下的暗流,涌动着不知名的隐晦,那西门新月听得心惊胆颤,总觉得这女人似乎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认真的细看下去,却又什么都没有,似乎一切都是她多想了,可是那个男人倒底被谁带走了?

    西门新月一脸的迷茫,陷入了深思,心里很害怕,如果让上官昊知道?她不敢往下想,手指不经意的触上肚子。

    孩子还保得住吗?

    不,她不能让孩子出半点事,所以现在还是保密的要紧,千万不能让上官昊知道,反正他一直以为那男人死了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西门新月知道再坐下去也不会有收获的,而且坐在这里,尴尬得很,那女人一脸的冰冷,似乎不屑与她为伍,自己是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,还是赶紧走吧,到别处找找,看看是不是被别的什么人掳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妹妹告辞了,姐姐万安。”

    “莫愁,送淑妃娘娘。”青瑶冷淡开口,西门新月心底一窒,阻得难受,这女人可真是一点也不和她客气,在她的眼中,也许从来没有过她们这些女人吧。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莫愁恭敬的施了礼:“淑妃娘娘请。”

    虽然言语恭敬,不过神色却很冷,今日公主被娘娘留在内殿了,否则依照公主的脾气,只怕饶不过这女人,这也是娘娘为何要把公主留在内殿的原因。

    西门新月离去后,青瑶起身往后殿走去。

    寝宫之中,一抹翩然俊秀的身姿,林立在窗前,半敞开的窗户,有落花卷飞进来,他周身的淡漠,却增添了他出尘的味道,就那么定定的站着,光芒四射,让人移不开视线,这几日的调养,他的脸色好看多了,整个人水润有朝气,长长的如墨一样浓黑的发,用蓝色的丝带拢着,慵懒随意,透着冷峻之色,让人不敢靠近,整个人美丽而出尘,连女子都自叹不如了,可是却没有一丝让人亵渎的念头,神圣而不可浸犯。

    听到琉璃屏风边的脚步声,他蓦然回首,眼瞳中一闪而过的喜悦,晶亮有神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流尊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未说什么,高大的身子走过来,一直停在她的身边,伸出大手执着她的小手,温热的灼烫瞬间温暖了她的周身,她的脑海不由浮现起他们第一次握手,那时候,他的手很冰很冷,就像二月的霜降,不但冷而且彻骨的寒,但是现在,他的手是热的,义无反顾的拉着她,没有一丝儿的迟疑。

    “在想你,我在想,以前我们一定很好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话,便露出孩童的幼嫩,干干净净的好似一张白纸,不说话,和常人无异,完美无暇。

    但是青瑶相信,他会好的,她绝不允许他出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天下还等着他来打理呢,除了他,她想不出还有什么人,能把这江山打理得服服贴贴。

    “是,那时候你最喜欢吹萧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让他知道从前那些不开心的付出,现在她要记得的都是他的好,其实那一次离宫,并不全然是他的错,他从头到尾都是喜欢她的,只是她因为前世的情伤,而懦弱了,现在她不会轻易的放开他的手,风雨之中,两个人一起面对,总比一个人要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“萧呢?”

    他掉头寻找着,努力的想着,脑海中似乎真的有些影像,他喜欢吹萧给一个人听,还说过此生只为她一个人吹萧,看来她真的是她的娘子,想到这,他大手一收,把她整个人窝进胸前:“娘子,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,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里有浓浓的喜悦,没想到两个人坦呈真情的时候,却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浑沌如幼童的时候,真不知道日后他醒过来,是否还记得今日所言……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