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淑妃痛悔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是夜,月华洒下淡淡的冷辉,栏杆的影子穿过宫墙之间的空缺,静卧在白玉石阶上,夜风飒飒,冷且寒,雾气铺下朦胧的青纱帐,花园中满目光辉。

    两道瘦长单薄的影子快速的滑过亭台楼阁之间,落在花园里,眨眼,便到了凤鸾宫的寝宫外面,轻敲了两下窗棂,莫愁小心翼翼的近前,打开了窗户,窗外立着一身玉色锦袍的南安王,后面是身穿藏青色袍子的沈钰,两个人融在夜色中,好似暗夜的幽灵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莫愁沉着的开口,两个人闪身进来,她飞快的掉头四下探望,直至确定没有人跟踪,或者泄露秘密。

    寝宫内,宫灯晕染了满室的明辉,南安王眉梢染了些许夜的冰霜,淡淡的开口询问:“娘娘,让臣进宫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青瑶站起了身,淡淡的开口:“让你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起身撩起寝宫内碧色的纱曼,只见纱曼之后的躺椅上,赫然睡着一个睡势美丽的男子,一头乌丝如云般倾泻下来,青丝之中露出一张完美无暇的脸来,狭长的眉,长长的睫毛掩盖着锐利的眼瞳,白晰的肌肤因为连日的调养,透出淡淡的粉红,一袭简单的长袍包裹着他伟岸的身子,令人移不开眼光,这个人正是弦月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皇兄?”

    南安王受惊的叫了起来,这声音惊到了躺椅上的男子,他陡的睁开眼睛,那瞳底幽深得好似万丈深渊,凌寒万分,迎面便是一抹凉飕飕的席卷而来的狂风,冷冷的面无表情的望着南安王,声音僵硬。

    “娘子,他是谁?”

    他防备而生疏的话,使得南安王一怔,怀疑自已看错了,认真细看下去,是皇兄没错啊,为什么连他都不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这是?”

    “南安王,皇上经脉受损,脑中有血块,是以智力停留在七八岁的孩童阶段,不过那血块会除去的,只是受伤的经脉,只怕难以修复,短时间内,他不能动用内力,我让你来,是想让你把他带出去,宫中他不能再待了,如果再待下去,只怕会露出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总算后知后觉的知道青瑶要把他送走了,他一下子慌了,那冷漠隔离除去,眸底是惶恐,飞快的跃身冲了过来,紧拉着青瑶的手:“娘子,我要和你在一起,我不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一伸手紧搂着青瑶的身子,抱进怀中,头伏下埋在她的脖窝处,也许外人不了解他的心底的恐惧,但青瑶是知道的,他的身子僵硬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那几个月的痛苦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阴影,何况他的智力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,对于那些不堪的痛苦的记忆,总是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是以他用力的抱着青瑶,不轮她如何哄说,他都不放开她,身上淡淡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寝宫内。

    南安王愣住了,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胸腔似乎炸开了什么东西,既酸涩又难过,看着这样子皇兄,真是让他很心痛,可是看着他自然的和青瑶相处着,还是在那份心痛中多了一抹酸涩。

    青瑶哪里知道南安王心底的纠结,伸出手拍了拍流尊的背,声音微微有些冷:“流尊,娘子说的话你不听,娘子要生气了,娘子一生气是很严重的,以后娘子就会不见了,再也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流尊心底的阴影,知道他只是害怕失去她,现在的他如彷惶无助的孩子,可是她不能不硬下心肠来对待他,否则他是不会乖乖听她话的。

    果然青瑶威胁的话一出口,流尊一僵,慢慢的松开手,清眸中蒙上了雾气,咬着牙万分委屈的开口:“娘子,你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南安王是你的兄弟,他会保护你的,娘子很快便会去找你,然后和你在一起,永远不离开你,如果你乖乖的跟着南安王爷的话,我很快便会去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害怕?”

    他接下来没再说话,因为真的好害怕娘子生气,虽然在他的意识里,还不太了解娘子的意义,但是他知道她是他最亲最亲的人,只有和她在一起,他才安心,别人与他都是隔膜,就是小鱼儿,也是勉强接受了的。

    南安王知道当前的情况,宫中确实危险,如果让那个人知道皇上还活着,只怕整个弦月将迎来飘摇的风雨,不过这风雨再大,他有义务和娘娘一起保护好皇兄,要不然这弦月即不便宜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皇兄,我是流昭啊,你跟我走吧,我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南安王真情流露的开口,慕容流尊总算抽空看了一眼南安王,不过神色间凉得好似冰霜,并没有因为流昭说的话而认同他,相反的眉间升起一抹戾气,凉凉的飘过去,最后落到青瑶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娘子,那你很快便会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很快,只要流尊乖乖听流昭的话,娘子很快便会去找你,我一定会治好流尊的病,那时候,我们会杀回来,亲手除掉害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对于现在的流尊已没有多大的意义,他更大的注意力是在前面的话上,最后不甘不愿的开口:“好吧,娘子,你一定要来接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青瑶看着他不放心的一遍遍叮咛她,眼瞳罩上薄雾,其实她何尝想离开他,这样子的他,离开她,她还真担心呢?不过眼下只要能保住他的性命,让她做什么都愿意,今儿个西门新月过来,虽然她什么都没打探到,但是已起疑心,而她现在失魂落魄的样子,以上官昊多疑的个性,也许会查出皇上还活着的事,如若知道这事是她做的,必然伤到很多人,所以她只能镇定的呆在宫中,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青瑶安抚了流尊,掉头望着南安王慕容流昭,沉着的开口:“你别把他安置在南安王府,而是安排在外面,把他送到临安城东郊十里河衅去,那些人会收留他的,切记千万不可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/。”

    南安王点头,哪里敢有分毫大意,郑重其事的点头,青瑶掉头望向一侧明月,明月武功高强,医术了得,现在的他是真心视她为主子的,因此对于她的命令,是百分百听从的,有他跟着他,她很放心,另外还有沈钰呢?

    “明月,你好好照顾皇上,一定要尽快除去皇上脑子里的血块,还有沈钰,你们三个人务必要保护好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同时头,寝宫笼罩上一层凝重。

    青瑶掉头望着流尊,见他俊美的五官上罩着不舍,不忘挥了挥手叮咛她:“娘子,别忘了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一定要听从南安王的话,娘子很快便会去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,”流尊难得的安静,不过面对南安王和明月等人的时候,神情极是冷漠,好似罩上了一层寒冰,防备又警戒,但好在没有反抗,这已是足够了,三个人哪里敢计较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安王在前面领路,明月伸出手拉着流尊,几道身影很快消失在寝宫,青瑶扫视了一眼冰绡,缓缓的开口:“你在后面相送,看看暗处有没有盯梢的,如若有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杀气冲天,冰绡点头,身子一缩,已穿窗而过。

    寒夜中冷风从窗户窜进来,青瑶缩了一下肩,只觉得少了他的寝宫好大好冷清。

    原来爱一个人,有了他便有了整个世界,这话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们为什么不陪父皇一起离开?”

    小鱼儿有些迷茫,她看出父皇和娘亲有些难分难舍,既如此何必分开,若是她们想走,谁人留得住。

    青瑶雾蒙蒙的视线从窗外收回来,莫愁走过去关窗户。

    房间里已响起清冷的说话声:“我们走,只怕明日沐府的几十口人,还有太仆寺卿柳家的人,还有朝中那些和沐家有牵扯的大臣,一个都逃不过牢狱之灾,所以我们要留下来,不动声色的找一个籍口,顺利出宫,或者借着那个男人的陷害出宫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小鱼儿点头,抬起晶亮的眼睛,心底有一丝不安,缓缓的开口:“娘,只怕凡事未必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先缓缓再说吧,总之要等公主大婚过后,总不能撒手不管你姑姑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青瑶叹气,没想到她和流尊最大的瓶劲不是统一七国,也不是无情,而且上官昊这个阴险的小人,他不但为人阴险无所不用其极,而且还武功厉害,这样的小人其实是最难对付的,现在他还宠幸了梅妃等妃嫔,就算她们把真相抖出来,只怕朝堂之上也未必能镇得过那一帮人,再加上流尊现在心智低下,如果他好好的,对付那个男人自然不在话下,他本来就是皇帝,可是现在她们手上没有一张好牌,所以只能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青瑶点头,莫愁立在身边,一会儿的功夫,冰绡从外面走回来,小声的开口:“娘娘,他们出宫了,一路上并没有大碍,娘娘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青瑶点头,这恐怕有益于西门新月的极力掩盖,她现在是不敢随便乱动的,因为露出一点蛛丝马迹,她的日子就别想过得安生,上官昊岂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能暗下打探着,在不惊动上官昊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过上官昊不是浪得虚名,在皇宫,他已安插下自已的众多眼线,是以,这一晚子时,他正在中室殿宠幸云妃的时候,鱼水之欢刚进入**,便听到殿门外传来太监心急的禀报声:“皇上,皇上?”

    重重纱曼之后,云妃愉悦的轻吟声响起,不依的冷哼:“皇上,妾身还要?”

    绵软的身子好似一条无骨的蛇般攀附在男子精壮的腰身上,不时的上下颠荡着,好似在海上行进的大船一般,既舒服又享受。

    一殿的暧昧旋旎,淫秽的**绵漫在每一个角落里,不过男子却停住了动作,因为他听出殿门外的太监是他的人,这时候过来,必然是有重大的事,否则岂敢过来破坏他的好事,想到这,他悠然的抽身,看也不看身下瘫成一汪水的女子,慢条斯理的下床拿起搭在屏风上的白色亵衣,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飞奔出来,抬眼一瞄,只觉得白花花的**横阵在大床上,胸口一窒,赶紧垂下头一眼都不敢看,小心的凑上前去,在皇上的耳边听语了几句,俊美的男子瞬间脸色难看至极,黑色的瞳仁一片寒芒,抬首便是嗜血戾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已查探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小的查过了,还救了一个婆子,她说淑妃娘娘曾让她们照看过一个太监,不过他们说那个人不太像太监,脾气残暴,没人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大手一扬,掌风直直的拍了开去,香案之上的青底小铜炉被震飞了,炉内香灰四散,弥漫在整个淫秽的寝宫之中。

    大床上的云妃,先前还心有怨气,此刻大气也不敢出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却知道一定和淑妃有关,不和道淑妃做了什么惹恼皇上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走,摆驾建阳宫。”

    皇上一声令下,小太监松了一口气,立刻在前面领路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中室殿往建阳宫而去。

    建阳宫此时沉浸在一片夜色中,孤寂无声,薄雾缭绕,香露滚落枝头,颤了一地的潮气。

    太监的尖细的声音响起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暗夜中这声音尖锐得好似一柄刀,那刚刚入睡的西门新月立刻便醒了,心惊胆颤的猜测着,皇上这时候过来干什么,心底浮起不安,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怜烟早起身侍候着主子起来,前往大殿迎驾,两个人刚出了寝宫,便看到迎面而来的皇上,眼瞳阴森森的,满脸的狰狞,此刻的面容在烛光的映照下,全然的陌生,似乎和先前变了一个人,怜烟唬了一大跳不敢去看,赶紧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皇上似乎怒极了,抬起一脚,直直的把怜烟踢飞了出去,这一脚用了十足的力道,直踢得怜烟胸闷异常,难以承受的昏了过去,西门新月看着这样的皇上,恐惶的叫起来:“怜烟,怜烟。”

    人准备往外冲去,上官昊哪里给她这样的机会,大手一伸便提起她走进寝宫,绕过屏风之后,啪的一声把她扔到地上,脸色阴沉的转身坐到软榻之上,声音冰寒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自已说,还是让人交待?”

    西门新月大致已猜出上官昊知道了什么,眼瞳一片灰暗,唇也泛着白色,但是面对着如此狰狞的男人,她却没有承认的勇气,只想胆怯的逃避:“皇上说什么呢,妾身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?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?”

    西门新月闷哼,坚决不说出来,她不知道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,那两个婆子明明被她处理了的,怎么会让上官昊知道呢?还是他所想的和她所想的不一样,所以她如果冒然说出来,岂不自已找死,于是一脸的委屈,似乎根本不知道上官昊说的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上官昊见她不知悔改的样子,脸色更沉了一分,朝外面叫了一声:“把人带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立刻有太监走了进来,两个小太监手中架着一个年迈的婆子,那婆子一抬首看到西门新月,忍不住叫了起来:“娘娘,你好恨的心啊,奴婢们做错了什么?你要把奴婢们沉入湖底?”

    西门新月一看到这婆子,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身子一歪虚软的瘫到一边去,细密的冷汗从发梢间溢出来,脸如死灰,脑海飞快的闪烁着,自己该如何自救,躲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“皇上饶过妾身一命,妾身知道做错了,皇上饶命啊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上官昊咬着牙,只要那个人活着,他的美梦便不可能成真,只要他活着的一日,他便不踏实,这皇位本来就不是自个儿的,他只不过冒名顶替而已,如若那个男人回到宫中,只怕再也没有他的位置,他一想到这一切都毁在西门新月的手上,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。

    “不见了,妾身不知道他被谁掳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掳走了?”

    上官昊忽然笑了起来,脸孔忽明忽暗,身形陡的一站,径直走过来,他的眼瞳是嗜血的红艳,整个人已频临疯狂了,西门新月一看到这样子的他,早知道他心中杀意顿起,只怕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不了她了,连连的磕头:“皇上,你饶过妾身吧,那个人已傻了的,根本什么都不知道,皇上饶过我啊?”

    西门新月求饶的时候,一直望着她的婆子忽然抬起头来,一看到走过来的上官昊,吓了一跳,指着上官昊结巴着开口:“那个人和皇上好像?好像?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地,上官昊的大手一伸,嘎嘣一声响,脖子清脆的断裂声,那婆子的脑袋和身子已分裂了,只有中间的一层皮粘连着,眼睛睁得大大的,死不瞑目,双眸紧盯着西门新月,西门新月看着这样嗜血残恨的手段,早吓呆了,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怀了你的骨肉?皇上你饶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为朕生孩子的人多的是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。”

    上官昊冷血的开口,他说完手已伸了过来,虽然西门新月有武功,但她知道自已的身手在眼前的男人面前,只不过是小儿科的把戏,只要他一出手,自己必死无疑,西门新月脸色白了,身子往一边让,可怜楚楚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皇上,那人离开了,只怕会卷土重来,难道你不要西门家的势力吗?多一个人多一份势力,如果我出事了,只怕我爹爹未必肯帮你,到时候说不定帮助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起了一点作用,上官昊的手停留在她的脖子两寸远的地方,手陡的一握,青筋遍布,凌寒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,如果我真的出事了,一定会让你们西门家陪葬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昊说完,一甩手一记响亮的耳光闪过,西门新月被他重重的扇了一耳光,只打得脸颊肿涨,脑袋嗡嗡作响,耳朵也响,身子虚弱的往一边歪去,连日来的担惊心受怕,再加上怀孕,她的身子本就极端虚弱,此时还被这个男人毒打,越想越痛苦,越想越后悔,眼泪哗哗的流下来,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卖,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当日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上官昊一开口,那小太监拖着被打死的婆子离开了寝宫,这些宫中的秘闻还是少知道为妙,已免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西门新月唇角溢出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