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恩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冬日,古道两边,景物萧条,朝霞破层而出,天地间万物皆有光辉,小小的丫头,身着粉色的罗裙,好似翩纤的彩蝶,招摇的晃动着小脑袋瓜儿,两串樱红的珠花,就是冬日最靓丽的花朵。

    青瑶和慕容流尊相视一笑,自然的牵起手,紧握着,从此后,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他们分开,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    两个人跃身跳上马车,马车前面,驾车的是明月,而莫愁和冰绡等人自觉的骑马尾随在后面,而且远远的离了一截,现在是皇上和皇后一家人难得团聚在一起的日子,经历了千辛万苦得来的这幸福的甘果。

    马车内很快飞扬起笑声,是小鱼儿骄扬的说话声,飞泄出来,顺延而下,一路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内,慕容流尊紧拉着青瑶的手,直到这一刻,他心头的不安才隐去,周身收敛起寒芒,嘴里的腥味慢慢的消去,服用了明月镇定心神的药已好多了。

    小鱼儿望着坐在一起的父皇母后,心头忽然释然,前情后世的等待,这一刻忽然放开了,甚至于想到,也许她们前世的那一个恍神,就是为了让她重生在这里,与这个男人相遇,这就是她们彼此的使命。

    心潮澎湃,激荡无比,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,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娘,小白留在那户人家了,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帮我好好照顾它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话音落,想起那大婶发白的脸,嘴角自然地勾出笑意,虽然大婶很害怕,但答应了帮她照顾,就一定会照顾得好好的,她再回京来,一定会接它回去的。

    “人家答应了你,一定会帮你照顾好的。”

    青瑶安抚她,真佩服了这小丫头的一惊一窄,不过想起她昨晚拼了命的救她,不由伸出手紧握着她的手,一起放进流尊的手心里,沉沉开口:“以后,我们一家人要相亲相爱的,永远在一起,流尊,我们会永远在你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慕容流尊清明冷漠的眼神注满了神彩,用力的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盛满荆棘的心开出了鲜艳的花朵,那些阴影离得他越来越远了,他的脑海闪现了一些模糊的影像,那么快,却抓不住,干脆放弃了去想,现在有娘子,有女儿,他已知足了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狂奔,往天山而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便生出一些笑料,马车内总是响起旋旎无比的话来,就是小鱼儿也听得脸红心跳,最后坚持要和莫愁共乘一骑,她是实在受不了父皇那股粘糊劲儿,她可是个小孩子……

    马车内,流尊又缠上了青瑶,拉着她的手臂,一脸笑的叫着:“娘子,我们玩亲亲,我们玩亲亲吧。”

    青瑶一脸红,知道外面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,此刻只恨有个地洞好钻进去,一向冷若冰霜的她,这下真是跌到地板了,那一晚只不过是为了唤醒他心中的理智,所以她才会突发其想,一拥吻了他,谁知道这男人,现在整日想着那个吻了,哪里一不舒服,便让她亲亲,说那样就不疼了,好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次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青瑶小声的嘀咕,不满的瞪着这厮,这厮经过几日的观察,一点也不像先前的害怕她生气了,越发的楚楚可怜,捂住胸口,装模作样的开口:“娘子,胸口好闷,娘子亲下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青瑶怒目瞪他,伸出手轻弹他的脑门,流尊立刻发出一声惊呼,不过并未妥协,因为两个人一直坐在马车里,有的是时间和娘子耗,现在他是越来越喜欢亲亲了。

    娘子亲他,他觉得娘子喜欢她,他亲娘子,觉得娘子好香啊,不过谁亲谁,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青瑶看着这样赖皮的他,翻白眼,有好几次准备弃马车把他一个人扔在马车上的,不过明月却声明,娘娘还是陪着皇上吧,这样子的有利于皇上复原,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,是极力忍住笑意的。

    青瑶只得陪着流尊坐在马车里,一路受这男人荼毒,谁说他弱智来的,明明阴险得很。

    此刻一张俊逸的脸乘她不注意,一个趋身,偷了香,得意的笑了起来:“娘子,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?”

    青瑶无奈,只能任由他了,马车内安静下来,马车外的人同时在心里默念一句,看来皇上偷香成功了。

    天山,终年积雪不化,白雪笼罩着天地间,一片晶莹,纯洁无比。

    青瑶等人下了马车,仰头望着高山,能上得了这山颠之上的人,内力要极深厚,他们这一群人里面,除了皇上,只怕连南安王也未必上得去,青瑶望了望身侧的流尊,掉头吩咐南安王:“你们在山脚下吧,我陪皇上上山,那赤霞老人乃天外奇人,只怕生性怪僻,我们这么些人上去,必然遭他嫌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南安王点头领命,望向身后的几个人,大家正抬首望着冲入云宵之中的天山,暗自叹息,这山可真高啊。

    明月先给皇上服用了丹丸,禀报主子,除了攀山别再使用内力,因为前一阵子他劫牢,已经历过一次大的血逆,如果再有一次,只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青瑶脸色凝重的点头,只要见到赤霞老人,一定会求他救回流尊的,而且听说赤霞老人平生最爱这个徒弟,应该很珍惜他的性命,不会见死不救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上山了。”

    流尊见青瑶说完了话,早高兴的伸手抱着青瑶,高兴的开口:“娘子,我们上山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脚下一拭,人已如大鹏鸟似的脚尖轻点崖壁,攀崖而上,眨眼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。

    小鱼儿望着高山上失去踪影的两个人,心里感叹:“但愿赤霞老人能修复父皇的内力,这样就可以对付上官昊那个贱男人了,只要一想到他顶着父皇的脸面,在宫中生活着,我就气得想骂人。”

    小鱼儿发着恨,莫愁立在他的身侧,柔声安抚她:“公主放心吧,皇上吉人自有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流尊和青瑶上了天山,山顶洁白无垠,一个人影也没有,白茫茫的天地中,隐约可见一竹屋,青瑶拉着流尊飞快的走了过去,一直走到竹屋门前,清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请问赤霞老人在吗?”

    一连问了两遍,也没人应声,青瑶微微感到诧异,记得她曾听流尊提过,这天山之上除了师傅,还有一个小师弟照应着,怎么现在一个人影也没有呢?心里暗自诧异着,推开虚掩的竹门,竹门内,简单的摆设,竹椅竹桌,墙上挂着淡雅的水墨画,虽然是最简单的布置,可是却透着一股儿清雅,还有那种离尘之味。

    青瑶走进去,用手一抹桌面,手上立刻沾染了厚厚的灰尘,这里似乎好久没有人来了,心下难安,赤霞老人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“流尊?”

    她回首唤了一句,没听到反应,掉头只见流尊走到竹屋里面,对着一架瑶琴发呆,不由得心里染起欣喜,悄然的走到他的身后,轻轻的问:“是不是对这里有些影像?”

    流尊点头,回首望着青瑶:“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,可是却抓不住。”

    青瑶一听他如此说,早高兴了,虽然没有看到赤霞老人,但是留在这里,说不定可以让流尊恢复记忆,于是决定留下来一晚,看看能不能让他苏醒过来,这里是他住了很多年的地方,与别处有着不一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流尊,今晚我们住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娘子,今晚我和娘子一起住,没有别人,就我们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流尊的注意力不在房子上,转移到青瑶的身上,发出雀跃之声,青瑶翻白眼,不去理会他,转身径自往一边走去,卷袖撩摆,打来水把桌上的灰尘,擦了一遍,流尊便跟在她的身后安安静静的帮着她,两个人等到收拾了竹屋中的一切,天边的最后一丝晚霞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忙了半日,还没吃晚饭呢,好在山上什么都有,青瑶对于做饭还是手到擒来的,一番功夫下来,已煮了香喷喷的白米饭,并做了两个小菜,再多的也没有了,不过流尊却吃得津津有味,一边吃一边啧啧称奇:“娘子,好好吃啊,这是娘子做的啊。”

    把一碗白米饭吃得干干净净,青瑶没什么胃口,只顾看着他吃,现在的流尊虽然智力低下,可是他那份渴望爱的心,还有依赖她举止,总能让她想起他们从前,他陪伴她的日子,那般细心,那般体贴,只是那时候,她选择了忽视,现在想起来,却似水般的流淌在心底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收拾干净,青瑶领着流尊在山顶上逛了两圈,以前他曾在这里习武,生活,总该留下一些痕迹,不过流尊似乎真的感应到一些什么,整晚都很安静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想起点什么?”

    青瑶柔声的问,流尊抬头看天,今晚难得的天上有月亮,他凝着的眉慢慢的舒展,如水的声音响起:“好像我曾在这里住过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青瑶便高兴起来,说明他的记忆正慢慢的恢复过来,只要他醒过来,什么事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流尊,来,坐下,娘子弹一首曲子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青瑶抽出背上的凰尾琴,从前曾听他吹过萧,吹萧的他是最动人的,现在她也想弹琴给他听。

    两个人席地而坐,寒夜凉如冰,青瑶轻轻的抚琴,流尊细心脱下外袍,披在她的身上,然后静静的听着她的琴,琴音在高山之上悠扬的响过,空灵悠远,两个人沐浴在月色中,周身染了白芒,好似世外天仙,如果可以,真想从此不理红尘俗世,就这么单纯的生活着。

    一曲终,青瑶回头,只见身侧的男人,认真而专注的听着,虽然她知道此刻的他未必能懂她的琴,但他依然听得那么认真,扬起璀璨耀眼的眼睛,笑着柔声开口:“娘子弹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青瑶笑了,拿起琴牵着他的手往竹屋走去,山上本就寒冷,现在的他不比从前,不能随意的运力御寒,所以十指如冰,两个人一走进屋子,她放下手中的琴,拉着他的手自然的放在唇边呵气,一边柔声的问:“好点儿没有?”

    他双眸闪着炽热的光芒,定定的望着她,那樱红的唇好像香甜的点心,那眉眼好似画一样,娘子真的好漂亮啊,好似仙女一样,脑海中似乎也有这样的记忆,他柔柔的亲她,不由自主的顺着本能的反应凑了过去,轻轻的吻住她,好似那是一个精致易碎的陶瓷,两个人的唇都有些凉,慢慢的热氤起来。

    流尊的大手自然的搂过她,加深唇上的吻,这一次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轻轻的啄食,而是深深的缠绵的吻,似乎要把所有的热情都吻进去,那些相思,那些刻骨的压抑,统统化为千般的柔情,万般的辗转。

    大手一伸便抱起她转了一个身,往床榻上走去。

    青瑶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,前两次是朦胧间,这一次她是清晰的,他才是迷蒙的,但是她心甘情愿的承受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,她们是夫妻,这种事夫妻来做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唇角轻吟出声:“流尊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我爱你。”流尊喜悦的在她耳边低吟,全然感官的投入做这件事,顺着脑海中的那些记忆,一一的摸索进行着,大手自然的扯掉她的外衣,然后是白色的亵衣,吻移到她的眉间,然后一点点的细腻的轻尝着,不时的发出满足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娘子真的好香啊。”

    青瑶颤了一下,对于那大手游走过的方向,那陌生的触感还有些不适应,身子僵硬着,几乎是同一时间,流尊便有些察觉,一动也不敢动,就那么俯身凝视着她,眼瞳跳跃着两小簇的灯花,青瑶清晰的在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已的脸,绷得很紧,不由轻盈的荡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流尊一下子欢欣起来,亲吻起来,好一番缠绵,这缠绵中陆陆续续的有记忆袭上心头,他们的初夜,是香醉浓郁中完成的,他的摸索,她的火热,是那长般的完美,和现在完全不一样,现在是清馥郁葱的,清新得好似一叶嫩芽,第二次是他的算计,这一次却是全心的体验,竹牙床,轻盈的响声,如水一般的温情。

    他的黑瞳闪烁着慧光,所有的一切尽数涌现到脑海中,他心中升腾着的是一颗感恩的心,让他在最落魄的时候,得到了最爱,原来当日师傅所说的劫难在此,若没有她,就没有他,原来她果然是踏世而来的救星,更是他的所爱。

    爱缠绵,越来越炽热,前尘往事,化成深深久久的缠绵。

    他浑沌的思绪早已清明,却仍甘愿做她心目中的那个痴童,享受着她的细腻关爱,此种光景,一生难求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唇齿间的昵喃更添火热,竹屋内一片旋旎,是爱的升华,一遍遍的炽放着炽热,辗转缠绵,似要把那失去的弥补回来,直到青瑶沉沉的睡了过去,他小心的半俯身子,嘴角是满足的笑意,大手轻轻滑过她香汗淋淋的脸,一寸一寸,愈见温柔。

    “瑶儿,此生有你足矣,我们永生永世,不离不弃。”眸光清明深幽,哪里还是一个七八岁的痴儿,他的记忆已全然的回来了,老天永远那么公平,让他痛苦过,却给了他至宝,所以他不怪不恨不怨,命运是公平的,但是他不会让人乱了弦月的江山,这是他和瑶儿的心血……

    早晨的霞光透过竹屋的窗棂,好似金纱似的洒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人酥软的醒过来,慵懒的睁开眼,掉头望向身侧的男子,他的脸就像神斧雕刻而成的,精致天然,手指不自由主的轻触上去,一寸一寸的轻摸,最后留在他的唇上,都说薄唇的男子寡情,原来这话也不尽然,在她心目中,他就是天下最痴情的男儿了。

    “流尊,不知道你醒过来,是否会记得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她轻喃,因为太专注,所以完全没注意到那薄薄的唇形勾起来,随之身形动了一下,青瑶立刻缩回手,想到昨夜两个人的热情缠绵,不由红了脸颊,这一场欢爱之中,自己似乎占了他的便宜似的,他浑沌无知,她却是清晰的。

    青瑶正想起身,一条长臂伸了过来,搂住她的腰,慵懒撒娇的声音响起:“娘子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青瑶头也不敢抬,所以没有看到头顶上方,男子精亮的眼神,鬼魅诱人的笑意,满足的收紧手臂紧搂着她。

    “娘子以后一定要爱我疼我,照顾我,因为我是娘子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头顶上方传来邪魅的声音,青瑶的脸颊烧烫一些,把脸埋进某人的臂弯。

    某人极力耐住笑,再接再厉:“娘子以后不要不理我,也不要生我的气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,青瑶眨巴着眼睛,听这话总觉得怪怪的,似乎透着不寻常的气息,飞快的抬头望过去,只见头顶上的男人一脸双眼睛清明,一脸的笑意,和往常并没有差别,而且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怪别扭的,都没穿衣服,腰上搭了一件纱衾,遮盖住了重要的部位,可是却自然的搂在一起,青瑶赶紧挣扎着欲起来,流尊看着娇羞的她,完全不同于平时的她,也不同于沙场上的她,喉头一紧,却也忍住,昨夜可是累坏了她的,忙放开手,怕再粘在一起,自己又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们起来吧,赤霞老人不在天山,娘子要想办法找人帮你修复内力。”

    青瑶一边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,一边柔声的开口,动作优雅的穿好衣服,站到地上,见他没有动静,赶紧催促起来:“快穿衣服,娘子去给你煮点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笑起来,望着她走出去,这样的日子虽然平坦,却是温馨的,与世无争的,也会是他记忆深处最难忘的。

    等到青瑶一离开房间,慕容流尊的眸光陡的暗沉下去,黑瞳闪烁着寒芒,幽幽如冥夜的嗜血修罗,好你的上官昊,竟然敢给朕来这么一出,还有西门新月,本来朕还觉得愧欠于她,所以才会先去见她,想和她先行说一声,为了弥被她,朕甚至准备让南安王立她为贵妃,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该死的可恶,也许从头到尾这女人都只是个蛇蝎美人,只是她那份娇柔做作掩盖住了她的丑陋。

    想来这几个月的折磨也是他识人不清所致,怨不得任何人,不过这江山岂会让你上官昊任意妄为。

    眼下最要紧的是该如何修复内力,没有外界的帮助,如果自己强行修复,一个不慎血脉逆流,便会走火入魔,如果师傅在这里,一定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